返回目录

《北宋大丈夫》

第329章 妇人,黄河(为‘反噬的幸!痈

    “还会路见不平?”

    杨继年抚须点头,“有正气,好!”

    李氏没好气的道:“好什么好?那是愣头青!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?”

    杨继年不屑的道:“孝顺父母的,有正气的,这样的年轻人,就算是坏也坏不到哪去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安的内心住着一个老鬼,所以少年人的感情是啥滋味他不大懂。

    懵懂,还有憧憬,以及紧张……

    甜水巷有家小店,小店里专门卖炸鹌鹑。

    鹌鹑炸出来很香,而且肉有些干,一丝丝的咀嚼着,回味无穷。

    操持这个小店的是个二十出头的妇人,叫做左珍。

    左珍长得很是俏丽,而且性格开朗,朋友很多。

    鹌鹑放进油锅里,顿时油烟渺渺,然后香味传来。

    门口守着两个半大孩子,他们刚给了钱,准备买回去给长辈当下酒菜。

    这么一只小鹌鹑,对于普通百姓来说,一顿只舍得吃半只,剩下的半只留到第二天吃。

    一碗浊酒,半只炸鹌鹑,这便是神仙日子。

    每一个阶层都有自己的乐趣,对于王雱来说,他的乐趣就是俯瞰众生。

    这样的日子很嘚瑟,也很潇洒。

    他刚从太学出来,给那些在冲刺发解试的学生们鼓鼓劲。

    可他的肚子饿了,被炸鹌鹑的香味吸引了过来。

    两个半大孩子的鹌鹑很快就得了,他们留着口水,小心翼翼的在皮下撕下些肉来,然后塞进嘴里,一路狂奔回家。

    “要炸吗?”

    声音很清脆。

    王雱觉得心中什么地方动了一下,就点点头。

    青烟再度升起,肉香四溢。

    那张俏丽的脸在青烟中有些模糊,却让王雱觉得心跳加剧。

    “少年人要好好读书,莫要熬坏了身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你就是个单薄的,要记住多吃饭,看书要歇息……”

    王雱觉得自己的心中多了些什么,他木然结账,却忘记了拿鹌鹑。

    “你的鹌鹑!”

    清脆的声音唤醒了他,他回身,冷漠的点点头,接过鹌鹑。

    左珍见他远去了,才笑道:“大大咧咧的少年,真好玩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等到了沈安家,王雱手中的炸鹌鹑依旧完好如初。

    开门的是姚链,王雱顺手把鹌鹑递给他。

    “多谢王郎君!

    姚链笑呵呵的接了,然后说道:“郎君在书房!

    无需带路,王雱自己就寻摸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二股河经常淤积,就算是现在清淤,可以后呢?难道每年都让黄河改道,然后重新清淤?”

    沈安正在发怒,见王雱来了就只是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当年堵塞了商胡,想改为北流,结果一夜之间河北路成了泽国,原先的富庶之地成了废墟,这特么的教训还不够,如今又来折腾,折特么!”

    沈安一拳捶打在草图上,只觉得这个大宋真是不省心。

    那是黄河啊哥,后世都没人敢说给黄河改个道,就你们贼大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陛下,黄河北流在魏县决口,在信阳入海,陛下……黄河东流了!”

    朝堂之上瞬间就被这个消息引爆了。

    “天呐!”

    赵祯捂额道:“祖宗护佑,祖宗护佑!”

    富弼叹道:“总算是回去了,好!回去就好!”

    君臣捂额相庆,欢喜不已。

    “终于东流了!

    连陈忠珩都唏嘘不已,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内侍没有当朝发表看法的权利,但今日却是例外。

    人人唏嘘,那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弥漫在整座宫殿内。

    韩琦说道:“当年堵塞商胡,结果黄河决堤,一夜之间河北成为泽国,可惜可叹。如今黄河自行决口改道,可见是被陛下的诚心所感,臣等为陛下贺!

    “臣等为陛下贺!”

    赵祯欢喜的面色微红,问道:“可查探过了吗?”

    上次报信的人说的简陋,大伙儿还在等着详细情况禀告。

    来报信的人说道:“陛下,二股河目下还能承受河水,只是淤积不少,怕是……难以维系!

    河道淤积的话,用不了多久就会再度破堤。

    君臣相对一视。

    淤积算个毛线!

    挖!

    赵祯面色红润了起来,说道:“可能清淤?”

    富弼正色道:“当然!

    来人说道:“经多番查验,若是维系北流,那二股河不必清淤!

    殿内安静了一瞬。

    黄河目前是北流,可北流它危险!

    那还是几十年前的真宗朝,一位叫做李垂的官员潜心研究多年,提出了黄河年年决口,不如改道东流的建议。

    他建议的主因就是因为辽国。

    ——黄河会不断向北,一路改道进入辽国境内。

    黄河进入辽国境内会发生些什么?

    汴梁的黄河天险没有了,辽人随时能南下。

    咱们给黄河改个地方走吧!

    没事走两步,反正走走也没啥坏处。

    真宗朝时,君臣都觉得这个建议不靠谱,劳民伤财不说,而且还容易出错。

    李垂的‘一腔热血’化为灰烟,但愚公精神万代传。

    到了至和二年,也就是五年前。

    李垂的儿子李仲昌冒泡了。

    彼时黄河北流河道时有水患,不少地方淤积,于是有人建议给黄河改道。

    兄弟们,咱们来给黄河换个地方吧!

    李仲昌作为专家的儿子出来了,强烈建议把黄河改道六塔河。

    这一次他成功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他不是一个人,李垂附体,所向无敌。

    李仲昌作为‘首席专家’参与了改道大业。

    当时欧阳修觉得不靠谱,而原因也很简单。

    ——扯尼玛的淡!黄河目前的河道有两百步宽,可六塔河只有四十步。哥,那么多河水涌入狭小的六塔河,它过得去吗?

    这是最直观的感受!

    可当时的君臣对辽人南下的恐惧战胜了直观感受。

    汴梁需要黄河天险!

    动手吧!

    然后他们就动手了。

    那次工程很成功,一切顺利的让人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当故道被堵塞成功时,黄河成功的改道六塔河。

    欢呼吧!

    庆功吧!

    一时间工地上全是欢呼声,首倡者们热泪盈眶,立即派出快马去京城报信。

    六塔河到汴梁按照今天的算法两百公里不到,快马加鞭的话,第二天绝对能把好消息送到。

    然后大伙儿该升官的升官,该青史留名的青史留名。

    那一夜很是嗨皮!

    然后,六塔河就被黄河冲破了。

    黄河浩荡,一路冲刷下去,河北路几乎变成了泽国。

    灾难过后,曾经是重镇和富庶之地,也是抵御辽人第一道防线的河北路就这么被毁掉了。

    没有亡于辽人之手,而是被自己人,被专家给毁掉了,被自己吓自己给毁掉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有名的第一次回河工程,也是历史上有名的自废武功的工程,堪称是千古笑柄。

    事后李仲昌被充军,可却无法挽回浸泡在泥沙里的那些良田,以及无数百姓……

    如今欢呼声再度传来,君臣的笑声回荡在皇城内。

    欧阳修得知了消息,第一时间求见。

    “不见!”

    赵祯不想见他,他决定要疏浚二股河,把黄河重新变成汴梁的防线。

    欧阳修在皇城外站着。

    太阳很大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本是早衰的一类,所以没多久就有些摇摇晃晃的。

    “欧阳公,回去吧!

    看守皇城的军士都看不下去了,担心他会一头栽倒在这里,然后永不醒来。

    欧阳修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“……疏浚之后定然是改道,不,是堵塞北流的口子,堵不得!”

    他经历过那次决口,为河北路的现状感到痛心。

    可如今黄河一个决口,那噩梦好像又要来了。

    老夫要阻止这一切!

    不惜代价!

    “欧阳小儿,你这是疯了!”

    有人在喝骂,欧阳修抬头,茫然看去,“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等来人近前,他眨巴着眼睛,“你……包拯老儿,你来看老夫的笑话吗?”

    来人正是包拯。

    他一把架住欧阳修就往边上拽去。

    “别拉!老夫不去!”

    欧阳修的神色凛然,这一刻连包拯都要为他的义无反顾而感动。

    可老包的感动方式有些特别。

    “看着作甚?还不来帮忙!”

    他冲着那些军士喝道,“再不来老夫弄死你们!”

    这个不要脸的威胁起作用了,两个军士过来,和他一起把挣扎着的欧阳修架进了里面的阴凉处。

    欧阳修和包拯都在喘息着,包拯得意的道:“安北教了老夫养生之道,如今老夫是身体康健,欧阳小儿,你却是不行了!

    欧阳修骂道:“老夫定然比你活得长!”

    “那且拭目以待吧!”

    欧阳修的眼睛差的几乎是睁眼瞎,包拯的嘚瑟算是白瞎了。

    他坐在地上,靠着城砖,喃喃的道:“此事不能这样,不能!”

    包拯坐在他的身边说道:“此事你孤掌难鸣,若是君臣都同意了,加上老夫也没用!

    欧阳修的眼睛眨巴了一下,吸吸鼻子,泪水竟然就滑落下来。

    包拯见状就轻声道:“罢了,你若是要弄,那老夫便陪着你闹一场,大不了老夫再去揪住官家不放好了!

    当年他揪着赵祯不放,就是不让给那位贵妃的亲戚升官,顺带喷了赵祯满脸口水。

    “他们疯了!”

    欧阳修绝望的道:“没办法,拦不住……”

    包拯叹道:“此事是拦不住,不过多找几个帮手吧!

    “沈安!那少年主意多,找他去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三更送上,诸位书友晚安。

    http:///txt/64048/

    。_手机版阅读网址:

    百度搜索【云来阁】小说网站,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,所有小说秒更新。
沙巴体育娱乐手机版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